專長視神經治療 研發COVID-19檢測試劑

新聞影片, 研究成果


(來源:大愛新聞) 2020年初,COVID-19疫情蔓延,到了年底,全球持續延燒;中研院在二月發起了一個科學研究平台,廣邀人才,集思廣益,期望早日緩解疫情。慈濟大學在短短兩個月,製作出雙抗體檢測試劑,準確度與靈敏度超過九成;研發長黃舜平,他是眼科醫師,專長視神經治療研究,熱愛科學的他,全程投入研發過程,是檢測試劑幕後的推手。

慈濟大學研發長 黃舜平:「事實上,我只是想要當一個科學家,我很喜歡做研究,不過後來去念了醫以後,就覺得其實還滿有趣的,因為醫學有一些基礎的課程,讓我覺得還滿有興趣的,所以我在大三的時候,有到中研院去做暑期生,進到實驗室裡面,去做一些真的很基礎的一些研究。

後來我就到台北榮總眼科去訓練,接觸到有一群病人是夜盲症的病人,是屬於遺傳性的視網膜退化病人。這群病人基本上,醫生對他們做的事情,就只是宣判,像宣判死刑一樣,就是你得這個病之後,可能你這輩子,大概就沒什麼指望了。那時候也沒有什麼藥,什麼都沒有,所以我才希望可以投入,幫台灣的這些夜盲症病人,先找到他的基因致病的原因是什麼,我們再做下一步,比如說基因治療,或是開發一些小分子藥物,或甚至之後可以做一些細胞治療的一些基礎。

我們都知道這一次的COVID-19,所謂的黃金標準是用所謂的核酸檢測的試劑,核酸檢測基本上它需要一個特殊的儀器,還要有專門操作的人,所以雖然它的準確率非常高,但是耗時非常長。大家知道我們在疫情爆發初期的時候,事實上很多醫院是對這個病毒,其實也不是這麼地了解,所以當大量的疑似病患,大量地湧入醫院的時候,其實我們整個核酸檢測的能量,是沒有辦法應付這麼大的需求的。所以這時候我們就想說,我們要有一個快速,可以篩檢的工具,我們想要開發出一個所謂的不管是抗體,或是抗原的檢測試劑。台灣目前防守得很好,我們沒有這個需求,但是我們還是必須要去開發有自己的試劑。」

「剛剛是測了5個病人檢體,M跟G的線有出來的話,就表示這個病人是有曾經感染過COVID-19。」

「真的假的,出來了嗎,第一個G出來了,真的,好緊張,試劑已經差不多,1分鐘左右,然後可以看到,病人的血清IgG,都有出現,然後IgM也有出現,在第一個檢體上面。」

慈濟大學研發長 黃舜平:「這一次,就剛好是一個很實際在練兵的一個情況,我們讓學生去投入,我們當然自己也去投入,從這樣子一段過程,其實我自己都學到很多,因為我們是跟中研院合作,所以我必須要一直不停地在跟中研院、學校這邊來回地去做協調。

我看到學生跟老師都很專心很投入,所以我也提供很多的協助,比如說沒有儀器,我就想辦法去借儀器,研發長就是從大到這種計畫,小到連垃圾袋,我都要去想辦法,所以我一直都覺得,我們即使是用手工,即使沒有很好的儀器,甚至儀器都被操壞了,但是我們不服輸,而且我們針對這個疫情,覺得我們使命感,希望可以做得更好的一個決心,實際上就可以讓我們,完成這樣子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