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大研究團隊發現調控創傷記憶的基因

榮譽消息, 研究成果

在0206 花蓮震災發生後的兩週,慈濟大學醫學科學研究所劉怡均教授所帶領的研究團隊在國際期刊-分子神經科學前沿 (Frontiers in Molecular Neuroscience)發表了一篇關於創傷記憶調控的研究論文,深具意義。

在災難或創傷經驗發生後,有些人很快就能恢復,回到生活常軌,繼續往前走,但有些人卻留在創傷裡走不出來,會有很常一段時間顯示退縮、失去動機、恐懼、失眠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s,簡稱PTSD)的症狀,症狀嚴重者,甚至影響其生活及工作,許多患者若不經過治療,可能餘生都走不出這創傷經驗。親人的陪伴,團體的支持可減輕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或者加速恢復,但有少數患者由於先天基因的影響,恐懼記憶一旦形成,不易減緩,故發展成長期的憂鬱症或者表現焦慮疾患(anxiety disorder)徵狀。

慈濟大學醫學科學研究所教授劉怡均表示,恐懼在生物演化的歷程中,有助於趨吉避凶。適度的恐懼記憶,可避免天敵以及危險,增加生存機率,如果恐懼記憶太深刻,無法適應新的情況緩解,就導致大腦內恐懼記憶過度累積,成了驚弓之鳥,很容易因為小小的突發情況就緊張,心跳加速,血壓增加,壓力荷爾蒙急速分泌,嚴重者失去情緒控制,影響日常工作與生活。為了了解為何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患者較一般人恢復慢,劉怡均教授實驗室在四年前開始進行這項研究,發現了一個基因activating transcription factor 3(ATF3)可能調控創傷記憶的適度表達。在正常情況下,ATF3可壓抑恐懼記憶的過度表達,一旦ATF3基因的功能喪失,壓抑不了創傷記憶,於是造成了恐懼記憶過度表達,PTSD的症狀隨之出現。

記憶的提取需要經過海馬迴,劉怡均實驗室發現ATF3這個基因不但在海馬迴內高度表達,並可調控許多與PTSD相關的基因表達,透過與台北醫學大學林恒教授的合作,劉怡均實驗室取得了一隻失去ATF3基因的小鼠進行研究,發現這隻小鼠果然表達較高的恐懼記憶。劉怡均實驗室進而研究其調控的機轉,並以藥物抑制過度表現的恐懼記憶,使其回復正常。如果能調節恐懼記憶的路徑,未來可應用於PTSD及焦慮疾患的治療,劉怡均強調,這項研究結果仍需進一步研究才能將此類藥物應用於臨床。

劉怡均教授的研究團隊包括慈濟大學分子生物人類遺傳學所的碩士白嘉聖,徐與綸,助理黃纖婷,及慈大印度籍研究生Pranao Sharma,Srivashinavi Loganathan,與泰國籍博士生Sarayut Phasuk,慈濟大學這幾年招收國際研究生的研究成果逐漸展現。

研究論文連結:https://www.frontiersin.org/